未来论坛在上海纽约大学举办的一次讲座之后,任晓兵 西安交通大学前沿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

 区块链     |      2020-03-25 00:23

图片 1

图片 2

2017年浦江创新论坛未来分论坛今天上午在东郊宾馆举行。科技部基础司副司长郭志伟出席论坛并致辞。西安交通大学前沿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任晓兵,南澳大学研究与创新中心副校长Tanya Monro,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原主任、芝加哥大学詹姆斯·弗兰克研究院物理学教授Peter Littlewood,华威大学化学系化学教授Rachel O'Reilly,天津大学药学院院长Jay Siegel分别作主题演讲。《三思派》第一时间与各位分享会议内容。

张峥,上海纽约大学终身教授、专家

撰文丨陈宪(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三思派特约专家)

主题演讲

前期,在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举办的“人工智能发展”软科学研究沙龙上,张峥教授着力强调基础研究和人才的重要性。本文进行了详细论述。

企业家是N次试错中若干关键性试错皆为“对”的产物,这些试错结果为“对”的事件,都是小概率事件,其最终结果是多个小概率事件的“积”,所以,企业家是一个极小众的群体。

图片 3

科学和技术更重要的原生力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其发布的《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中开宗明义:“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言简意赅地指出了企业家在当今社会的地位。

任晓兵 西安交通大学前沿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

在于好奇心的驱使

但该如何理解“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这句话的含义?本文认为,企业家这个主体很稀缺,又极其重要,政府和社会要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和创新生态,培育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更好地发挥企业家在经济活动中的主导作用。

演讲题目:重新设计金属和合金——一个关于应变玻璃的故事

未来论坛在上海纽约大学举办的一次讲座之后,嘉宾互动环节有这么一个问题:“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在哪?”我半开玩笑地回答:“在饭局上”。

企业家主体很稀缺

在过去的100年,材料领域在金属和合金方面产生了重大的变革。今天我们要来讲一讲纳米级的应变玻璃,它虽然是合金,源于其纳米级的特征展现出和普通材料非常不同的特质,就像是具有生命的生物体一样,能够对外界的刺激产生应变反应,这种特性为我们开发智能材料、新型功能性材料提供了新的思路。众所周知,热膨胀是物理学中常见的现象,物质在加热的时候,其中的原子加速运转,导致物体膨胀,这看起来似乎对于所有材料来说都是牢不可破的真理,然而我们在应变玻璃中看到了这种合金不随温度变化膨胀或者收缩的现象,达到了类似于“不胀钢”的效果。这种材料在精密仪器领域具有很高的应用价值,适用在广泛的温度区间(-196℃~+160℃),可以被带到寒冷的莫斯科,未来还可以被运用到外太空。从结构设计形成的应变玻璃应该是未来设计智能合金的基础和未来新型材料的金矿,但是每一项突破都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形成的,我们需要社会给我们提供多一点的时间和耐心。

人工智能是IT公司蜂拥争抢的标签,也是媒体和大众的热点议题。这不是坏事,但并不是说不需勘误。

企业家都有着一部艰辛奋斗、波澜起伏的创业史。笔者曾经用三次关键性试错皆为“对”来抽象从创业者到企业家的过程,即企业家是N次试错中若干关键性试错皆为“对”的产物,这些试错结果为“对”的事件,都是小概率事件,其最终结果是多个小概率事件的“积”,所以,企业家是一个极小众的群体。在这个过程中,是否为“对”的创业者的试错、是否找到“对”的市场需求的试错、是否具有“对”的人格的试错,是最为关键的三个试错。

图片 4

比如这样的说法:“人类的发明史上,从来都是应用需求领先,从来都不是技术领先。比如,人们想要飞,才有了飞机并不断改善;人们希望计算更快,才有了CPU。好像,人们并没有迫切需要AI。”以上句子,摘自曾刷爆朋友圈一篇文章——“现在说自己在做AI的都是忽悠!”

企业家的创业是一个复数,且创新是创业的内在。人群中,即便在有创业意愿的人群中,最终能够成为创业者的,也是小概率。创业者至少需要具备三个特质:第一风险偏好,人群中风险偏好类型远少于风险规避类型;第二组织才能,即阿尔弗雷德•马歇尔说的第四个生产要素。组织才能包括决策的能力、用人的能力等;第三性格超常,如有激情和好奇心。在熊彼特那里,创新是创业者、企业家的又一个特质,并且还改变了生产函数,既能不断提高效率,又能不断提供新产品、新服务和新的生产条件等。

Tanya Monro 南澳大学研究与创新中心副校长

这让我想起几周前参加上海科技馆一个面向中学生的科普活动时,给同学们留下的一句寄语:“以好奇之心,求无用之学。”因为在我看来,学界的AI研究动力,有一大半是无用之求。

也许正是看到这些特质集于一身的困难,熊彼特指出:“创业才能不一定体现在某个自然人,特别是某个具体的自然人身上”。所以,创业更多的是一个团队的活动。通过合伙人的有限责任的制度安排,可能提供更大的投入并分散风险;创业创新团队成员,在各种特质,如冒险与创新精神、组织才能和性格等方面互补,将有助于提高创业创新的成功率。

演讲题目:光子学世界的重新设计

科学和技术的原生力之一,是打造和使用工具。一部短短的文明史,也是人类不停发明和使用工具的历史。但是,革命性的工具不但落地时刻模糊,还要受到已有工具的阻击。上述文章里提到的集成电路芯片就是如此。电子管被晶体管替代,晶体管被IC替代,是从图灵开始之后硬件上的两大革命,但后者遇到了还在传统工艺里打滚的巨头们的顽强抵抗,直到美国航天局用IC实现阿波罗登月舱里的电脑配设。我个人认为,这是电脑史上最昂贵也最值得的原型展示:没有登月这种“无用之举”,连硅谷都不会存在。

如果说创业是主观行为,是对自身是否具有创业才能和精神的试错,那么,它还必须和市场需求结合,才能产生具体的结果,这就有了第二个小概率,创业者要对市场需求试错。在全面过剩的社会,发现新的市场需求,是小概率事件。这里至少有两个问题,其一,具有把握需求及其演变即创造市场的能力。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认为,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来自创业创新。其二,是否存在或达到相应的盈利模式。很多创业者都有看起来很不错的想法,但就是没有能够达到盈利水平要求的规模,坚持一段时间,把能“烧”的钱都“烧”了,也就结束了。找到“对”的需求,并且能够盈利是谈何容易的事情,所以,这也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目前为止光电领域经历了三次变革,第一次是1960年激光的发明;第二次变革是光纤通信的实现;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是第三次变革,需要通过材料和新结构的设计来实现光电的特殊功能。光纤通信的关键是要提高传播效率,通过纳米级的设计,精确地控制光的传播轨道和传播介质,即可以实现更加优化的光纤传输。这种特殊的光纤设计一个重要的应用就是在乳腺肿瘤切除方面,可以精确控制肿瘤的切除范围,避免病灶切除不完全或者健康组织的过分切除。其他重要应用还包括激光芯片的设计等,这样的芯片可以应用在眼科手术和床旁医疗照护等方面,这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商业化的产品。可以预见在未来医学中,或许不需要再从人体中取出任何细胞就能够感知判断细胞的问题进行衡量诊断,或者感知血管内的血栓避免中风的发生。对于这样的跨学科的领域,我们应该在整个过程中反复自问,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们面临的新的环境,以及其他学科能够带来什么切实的影响。

关于“无用之有用”,从浙江大学王立铭教授那里,我还偷来三个精彩的反诘案例:“新生的婴儿有什么用?”;“这个研究不会有益于国防,但是会让这个国家更值得保卫”(费米实验室主任威尔荪语,于国会听证会);“没用,但是我们就是想知道答案;而且我还知道你们其实也想知道答案,只不过你们自己没有意识到”(强子加速器科学家语,于国会听证会)。

这两个试错都为“对”,即“对”的人找到了“对”的事,创业者就成为通常说的企业主或商人、老板,也是现在通常意义上的企业家。

图片 5

科学和技术更重要的原生力,在于好奇心的驱使。

在《意见》及其他相关文件中,在媒体和人们平时语境中的企业家,都是企业主意义上的企业家。但是,他们还不是成功的企业家,即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从企业主到企业家还有第三次关键性试错——人格试错。多年前,看吴晓波的《大败局》,颇感意外的是,这些陷入败局的企业主都是民营企业家。他们为什么盲目扩张,直到把企业做垮?思来想去,可能就要用人格缺陷来解释。外部环境的冲击,可能击垮一些企业,但企业最终是垮在企业家自己手里的。

Peter Littlewood 美国阿贡国家实验室原主任、芝加哥大学詹姆斯·弗兰克研究院物理学教授

康德说最大的谜团,除了星空,就是我们自己的心智。要了解人自己,还有比再造一个“人”更直接的办法吗?在人工智能上走得远的研究者,不但应该广泛涉猎贴近人心的几个旁支,如心理学、行为学、神经科学,而在某种意义上更应是披着科学家外衣的哲学家。

企业家常见的人格缺陷有哪些?第一,自我膨胀。盲目扩张导致出局,是自我膨胀的结果。第二,过度的投机心理。在转型时期的中国,比较容易产生不当的政商关系,这是过度投机的典型表现,倒在政商关系上的企业主不在少数。以及企业家自身的陋习或恶习。这些不良习性在财务状况尚好时都不是问题,但当遇到危机时,就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企业家要过人格关,照马克斯•韦伯的意思,就是要在激励和约束之间找到平衡。

演讲题目:材料设计中的能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