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噱头花样翻新,一封居然来自死者侯某的父母

 区块链     |      2020-03-25 00:23

新华网北京8月8日电近期公安机关连续通报了两起因误入传销死亡的案例,这给我们每个人敲响了警钟。当传销出现在我们身边时,我们能做些什么?首当其冲的应该是要会分辨什么是传销,而且要理智地看清传销那些“套路”,这样才有可能尽早避免上当、误入圈套。看看媒体报道的这些传销惯用的一些“套路”,下次再遇上就可以“躲”开啦!

孙某20来年的隐忍,终于在2015年5月28日爆发。

来源:日照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07-14 09:07:13

面粉搅拌后,添加伟哥的主要成分,身价从几元一粒,摇身一变到了几十元一粒。

去年,宁波、慈溪等地的药店出现这些成分不明的胶囊。2015年11月,该案被列为公安部部督案件。历时7个多月,辗转4省6地市,慈溪警方共抓获34名犯罪嫌疑人,涉案市值2000余万元。

昨天,记者采访了慈溪市公安局治安大队的办案民警,了解详情。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在慈溪销售假保健药

整个案子来源于一条线索。

2015年8月,有人举报,慈溪城区白沙路街道的一处性保健药店存在售卖假药嫌疑。店主姓金,1954年出生,江西人。他在店内售卖“金枪不倒”、“老中医补肾丸”、“虫草鹿鞭王”等大量假冒壮阳药。

除了他,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金某药店。

在不动声色地关注一段时间后,民警发现,这个女人姓葛,是金某的供货商,通过她,民警顺藤摸瓜,找到了葛某芬在慈溪境内的另外14处下级经销商,同时掌握了她与母亲葛某某、弟妹夏某在宁波的落脚点。

“两个月后,我们发现这是一条以宁波某药店为经销商,由该经销商销往慈溪各镇的完整销售链”,于是,侦查民警于去年10月13日,组织100多名警力,在宁波市区、慈溪等地开展收网行动。

这一抓,就抓获了20名销售假保健药的嫌疑人,同时捣毁假药储存仓库1处,销售假药窝点18处。

顺藤摸瓜找到十余个上家

还有数个造假作坊

不过,葛某芬只是宁波地区的“总经销”,警方随后发现,葛某芬母女的假保健药来源于河南、陕西、湖南等地的10余个上家。

“我们兵分好几路,奔赴跟这对母女联系最频繁、交易次数最多,同时涉及金额最多的河南郑州、三门峡、陕西西安和湖南湘潭等地追查。”专案组指挥员毛队长说,他们在郑州抓获了范某等5名嫌疑人,这些人专门在该地区从事假保健药的加工,也是葛某芬母女的主要供货商。

在河南陕西交界处的渑池县,有一个叫董某的人,因从事制假时间较早,且假保健品品种多、产量大、制作工艺相对先进,在当地制假领域很有名。

2015年底,警方摸清董某活动区域和关系网主要在渑池县一带,但制假作坊在西安,他们当即前往作坊抓住董某。不过事情并未告一段落,一个月后,狡猾的董某同伙们,在其妻子主持下,搬至西安的一处废弃厂房,再次恢复生产。

此前为了引蛇出洞,慈溪警方已放出风声悄悄返回慈溪。这次,他们一举捣毁了这个制假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4人,捣毁董某一家的3处生产窝点。

紧接着,专案组又在湖南湘潭抓获另一个制假窝点的犯罪嫌疑人张某某,捣毁生产窝点1个。

●警方说

若发现类似线索,请及时举报

那么这些假药到底什么来头?它有危害吗?

记 者了解到,此次查获的假保健药是由面粉搅拌后,和西药混合而成,制造工艺简单,成本低廉,在全国各地的“三无”性保健药 店售卖,而且,这些假保健药流入人们手中后,轻者耽误了治疗,重者或将引发其他疾病,更严重的,甚至会危及生命。

借助于多地警方配合和支持,慈溪公安得以打掉这起跨省的制、售假保健药的网络,办案民警在最后不忘提醒,如果广大市民在生活中发现了制造和销售这类假药的线索,望及时向公安机关或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举报。

图片 1

人命关天,案情重大,警方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

图片 2

丈夫已有20年家暴史

团伙用面粉搅拌伟哥做壮阳药 涉案2000余万

传销噱头花样翻新,但基本套路具有共性,有几个改不掉的特征:入门费、发展下线、层层返利跟承诺巨额回报。

清晨河里漂男尸 身上捆着磨盘铁链

套路之二:高强度的精神洗脑

办案民警到死者侯某位于丰县大沙河镇的家中询问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侯某失踪后,家属并没有报警寻找。

图片 3

侯某得知孙某偷偷打电话的事后,经常以此事为由对孙某拳脚相加。其间,女子的哥哥曾因此事找到侯某交涉,而这次打电话来的,正是女子的哥哥。

图片 4

不出所料,侯某的妻子孙某很快就交代了犯罪事实。侯某居然是她伙同儿女及张某等人联合杀害并抛尸。

图片 5

延伸阅读

图片 6

人命关天,警方随即展开调查,却惊讶地发现,遇害男子居然是被妻子联合一双儿女和另一名亲友杀害抛尸的。昨天,丰县法院公布了这起血案的具体案情。比妻子杀夫更让人意外的是:案件真相大白后,警方突然收到了两封求情信,一封是村委会提供的村民联名求情信,一封居然来自死者侯某的父母。这两封信都在替凶手求情,并历数死者的种种不是。

另外,“消费联盟”、“连锁加盟”、“框架营销”、“互动式科学营销”等等层出不穷的新名词,让人眼花缭乱,难辨真假。传销组织者为这些名目设计了似是而非的“理论体系”,用以伪装传销活动的骗人实质,对普通老百姓极具欺骗性。

孙某的境遇令人同情,法院在征求民意的过程中,听到了很多同情和叹息的声音。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孙某等人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情节较轻,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被害人侯某对被告人孙某等人长期实施家庭暴力,对孙某等人的精神健康造成了重大的损害,对本案发生有明显过错和直接责任。

现在的新型传销活动很多都打着各种网络新概念和新型营销方式的旗号,采取虚假、夸大宣传的方式,他们的包装无所不用其极,网商、微商、互联网+、电子货币、区块链……什么是热点,传销就把自己包装成什么。

很快,民警又获得了重要线索,根据路面监控显示,购买磨盘的,正是侯某的女儿和妻子的侄女婿张某。

传销人员之所以骗人骗得理直气壮,是因为传销体系的逻辑中,谎言居然也分“善意”和“恶意”,用“谎言”邀约亲朋好友,是为了不让他们错过发财机会,属于“善意的谎言”。随着互联网普及,这种谎言邀约的方式也从打电话、当面拉劝,发展到利用征婚、求职平台发布虚假信息。求偶、求职等有需求者,很容易落入陷阱。

警方迅速对尸源进行调查,几经周折,最终根据指纹确定了尸体的身份,即家住丰县大沙河镇的中年男子侯某。

传销培训一般都是殊途同归,极少提及产品,主要强调成功和财富。而且,“洗脑”的步骤都一致:第一步,反复强调金钱对人生的重要意义,激发参与者对金钱的狂热;第二步,通过各种方式展示传销可以带来的巨额财富,加上所谓成功人士的现身说法,培育对传销的兴趣;第三步,渲染传销可以快速暴富,有挑战但是低门槛、短平快,鼓动参与者的激情;第四步,则是如何突破自己,拉拢开发下线,自己致富的同时还带动其他人,成为传销机器的一环。几乎可以说,每一步都是陷阱。这种传销模式,可以说正抓住了人性的弱点,从而让人无法自拔。

20多年前,孙某经媒人介绍认识了侯某。随后组成了家庭,并先后生下了一女一子。婚后,侯某暴躁易怒的性格逐渐暴露,平时动辄对孙某打骂,就连对一双儿女也不放过,整个家庭笼罩在阴影中。不仅如此,侯某的坏脾气也是远近皆知,平时屡屡与亲戚、邻居、工友发生摩擦,就连侯某的父母和姐姐,也遭受过他的暴力行为。

最后一点,识别传销有一个万变不离其宗的规则:不要被暴利诱惑,要清楚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

当天早上,丈夫侯某的手机铃声响起,孙某拿起来接听,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威胁要教训侯某。孙某听出了是谁,她挂了电话,把事情告诉侯某。

套路之四:暴利和不劳而获的诱惑

原来,在2015年初,孙某发现侯某手机上有一个频繁联系的陌生号码,再三追问之下,得知是侯某曾经在厂里认识的女工友,最近碰见后恢复了联系。凭借女人的直觉,孙某产生了怀疑,并曾打电话给该女子,女子解释说二人只是普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