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集团工信部官网发布《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车损险将对水淹后给新能源汽车造成的动力电池系统损失

 理财保险     |      2020-05-03 12:04

“可以说广度、力度、深度都大大增加了。”在12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电网公司(下称“国网”)体改办主任杨新法如是描述下一步的混改。

云顶集团,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超过150万辆,到2030年,这一数值将达8000万。然而,海量新能源汽车却没有自己的专属保险,套用常规汽车的车险条款和定价方式,正给百万新能源车主带来诸多烦恼。 01电池单保:动力电池那么贵,为什么不能自主选择是否投保呢? 02高保低赔:为什么按补贴前的出厂价投保,却只能按扣除补贴后的购买价赔付呢? 03责任不明:动力电池价值那么高,保险公司不愿意赔怎么办? 04无专属附加险:动力电池这么重要,为什么不出专属附加险呢? 据上证报消息,《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新能源汽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下称“征求意见稿”)中,百万新能源车主期盼已久的专属车险指日可待。 实际上,监管层早已注意到百万新能源车主的苦恼,并于今年5月份开启了新能源汽车承保理赔实务调研。上证报从接近监管层人士处获悉,目前调研报告已经完成,正在进一步研究推进。 ◆电池保不保自己选 征求意见稿分为和两个版本。指主险责任包含动力电池系统损失,指主险责任不包含动力电池系统损失,两个版本其他内容一致。 也就是说,困扰车主的第一个烦恼解决了!在车险专属条款正式执行以后,新能源车主可以自主选择是否给动力电池系统投保! 多位理赔专业人士证实,由于动力电池系统占新能源汽车价值的30%-50%,贡献的车险保费比重较大,所以车主如果选择不为动力电池系统投保,保费将下降很多。 ◆高保低赔将不存在 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新能源汽车的实际价值以新车购置价减去补贴和折旧金额确定。也就是说,新能源汽车投保保费将以扣除补贴后的实际购买价计算。 多位业内人士分析称,此举解决了目前新能源汽车保险方面的最大矛盾。“新能源汽车保费将下降。”业内分析人士判断,如果其他定价因子不变,仅将定价基数调整为实际购买价,新能源汽车保费就可下降千元之多。 ◆这些损失统统可赔 定价基数调低了,保险公司接着会不会缩小保障范围呢? 仔细比对之后,征求意见稿中不仅没有删减责任条款,反而在常规车险条款上进行了扩容。电力系统故障、网络入侵、涉水及水淹、地震及次生灾害等原因引发的损失,车损险将统统赔付。 1、电网电力故障风险:外部电网、电力系统故障,通信网络信号缺失 这正是百万新能源车主翘首以盼的专属风险责任条款,该条款明确了新能源汽车的“电力系统故障”责任。 一家大型财险公司理赔专家说,电力系统对于新能源汽车非常重要,占车辆总价值的10%左右,有的甚至高达17%。水淹、大型事故都可能引起电力系统故障,一旦出故障,触发的赔偿金额往往很大。 征求意见稿增加这项条款,正是对车主“责任不明”诉求的解决,有了这条细则作参考,将减少许多理赔纠纷。 2、网络风险:病毒、非法入侵或其他网络攻击 这是一条针对新能源汽车智能操控系统的保障。新能源汽车的智能操控系统非常强大,是一个集车联网、智能驾驶等为一体的智能驾驶平台。网络风险相继衍生,可造成智能系统损坏或功能损失。 “国外发生过这样的风险,不法分子通过入侵智能操控系统远程盗走车辆。”上述财险理赔专家说,目前国内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件,发生概率很低。一旦发生则损失巨大,且容易引起车主恐慌。 3、涉水水淹风险 区别于常规车险的是,征求意见稿将“涉水、水淹”责任纳入了车损险责任范畴,车主不必再购买单独的涉水附加险。 举个例子,同样是暴雨天开车出门,车损险将对水淹后给新能源汽车造成的动力电池系统损失予以赔付,而常规车辆不能理赔相应的发动机损失。只有提前购买了发动机涉水附加险的车主,才能获得发动机损失补偿。 一位参与了新能源车险调研的财险公司人士说,征求意见稿之所以这样设计,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新能源汽车的电池、电力系统本身具有防水性;二是由于常规车发动机涉水案件引发的纠纷比较多,希望新能源汽车未来能减少这方面的纠纷。 4、地震及次生灾害风险 地震引发的车损风险破坏力强、涉及面广,一旦出险,将给保险公司带来极大的赔付,故“地震及次生灾害”一直列为车险免责条款。 征求意见稿将其纳入责任范围,对于地震多发地区的新能源车主来说,实用性很强。 ◆动力电池专属附加险 对于主险责任的扩容,很多新能源车车主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也有很多车主更关心专属附加险内容。 征求意见稿新设了两款针对新能源汽车的专属附加险——附加意外漏电责任险和附加动力电池系统损失保险。 1、附加意外漏电责任险 意外漏电责任险承保的是驾驶人在使用新能源汽车过程中发生意外漏电导致的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只有投保了三者险或车上人员责任险的新能源汽车才可投保。 “目前新能源汽车尚没有发生过意外漏电事件。”上述理赔专家说,但一旦发生将造成很大的车身损失和人身伤害,建议新能源车主考虑选购这款附加险。 2、附加动力电池系统损失保险 对于选择了的新能源车主,征求意见稿还提供一项独有附加险——动力电池系统损失险。只要是车损险责任范围内事故导致的新能源汽车动力系统损失,都可以按实际损失进行赔付。 1、专属条款还在征求意见,具体实施以正式版本为准 2、等专属车险正式实施再上保险,或将省下千元保费 3、根据损失补偿原则,新能源汽车全损赔付应以实际购买价为准 4、意外漏电可能性仍在,雨天开车格外当心 5、充电过程中的风险损失无保障,充电线及充电桩损坏、第三方损失,均需自理

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已连续三年居世界首位,正当全球视线都聚焦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各方势力蜂拥而入的同时,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现状也进入一个阵痛和反思的新阶段。 正如业内原本预计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随着补贴退坡会产生阵痛,而现实情况远远出乎意料,退坡之后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并未出现大幅度的衰退,而是依然保持增长的态势。 新的良好局面并未延续太久,近期关于新能源汽车发展最大阻力已经从补贴退坡,转变到了连续不断发生的新能源汽车质量问题,例如近期频繁发生的威马、江淮、力帆等电动车自燃的问题。 与此同时,与新能源汽车行业从方兴未艾开始转向欣欣向荣的阶段形成反差的是,以长安汽车为代表的30多家企业因新能源产品停产一年以上被工信部点名。 再加上央广网天天3.15栏目报道的消费者使用电动车过程中遭遇的尴尬局面,都给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泼了一瓢冷水。 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副司长宋秋玲在9月初举行的2018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国际论坛上表示,“我们认为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仍然处于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关键阶段”。 有业内分析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的现状远没有同比数据看上去美丽,依然存在各方面的问题亟待解决。 行业遭遇新难题 中国汽车市场在连续9年获得世界第一的同时,也已经连续3年获得新能源汽车销量第一的位置。 整体而言,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十分迅猛:从产业规模来看,2009年起步阶段的产销不足500辆,到今年预计将达到150万辆规模;从技术水平来看,新能源乘用车的主流车型续驶里程已提升至300公里以上;从核心竞争力来看,4家自主企业已经跻身2017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前十位。 这些增速数据和排名在传统燃油车领域都是难以见到的,只是,在蓬勃发展的同时,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问题也逐一暴露。特别是近期业内普遍关注的自燃问题,成为困扰新能源或者说电动车发展的重要阻碍。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教授欧阳明高呼吁,尽快解决国内新能源汽车在推广、使用中存在的诸多问题。“纯电动汽车最大的风险就是电池的安全性,所以必须确保电池安全。”欧阳明高认为,目前国内的电动汽车没有年检制度,纯电动汽车的电池密封失效或质保期过期后缺乏管理,隐藏不少安全隐患。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电动汽车至少发生过10起已被媒体报道的燃烧事故,例如在最近几天,力帆650EV在广州,威马EX5在成都相继发生自燃。 对于力帆650EV自燃的原因,力帆集团企划部部长张德燕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初步判定车辆电池着火的原因为:广州连日暴雨,此车辆被雨水浸泡超过2小时,导致电池微渗漏。浸泡后,客户未主动与服务站联系检测,此后在客户用车时,因电芯短路,引发电池着火。 而威马方面则发布公告称,该起火现状是由其成都研究院员工违规操作报废车辆强行通电、从而导致短路、电池包发生自燃所致。 根据消防部门的总结来看,电动汽车自燃主要体现在“充电过程中燃烧、电池行驶或放置过程中引发的燃烧、碰撞翻车引发的燃烧、涉水引发的燃烧”这四种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指出,尽管相比几十万的销量而言,10起不同程度和情况的燃烧概率并不能推断出纯电动车危险的结论,但是层次不齐的工艺和没有统一的动力电池标准和产品,多少令消费者在面对此类事件时,会产生对新能源车的抵触情绪,何况还有更多的自燃事件并未被媒体报道。 之所以几起自燃事件引起舆论对新能源车忧虑的情绪,主要是因为新能源市场当中聚集了过多数量的企业。 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已达487家,其中具备有资质的寥寥无几。 自2016年3月启动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批以来,获得发改委颁发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或者经过发改委核准的企业共有15家,分别为: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江苏敏安、万向集团、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国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知豆、速达、合众、陆地方舟和江淮大众。 即便加上此前具备资质的少数企业,大多数新能源汽车企业都是处于边生产、边申请资质的状态。由此导致新能源汽车行业相关配套的产品、服务和体验都不够理想。 对于电池安全,或者说对于纯电的新能源车的年检、保险方面,目前还未出台一套具体的标准来进行更细化的管理。 欧阳明高对此表示,“不同于燃油车,由于部件的成本分布不同,新能源车应当出台一套具体的标准来进行判定,电池系统的使用情况,且用相应条款对生产企业进行约束,保证产品质量。对于消费者而言,需要对新能源车的特性进行设定不同的险种及保额,保障消费者权益”。 部分车企选择停产 虽然聚集了高达487家新能源汽车企业,但是真正处于投产状态的也不是多数。 根据相关业内人士预计,当前的中国电动汽车创业公司中只有10%能够在未来五年内存活下来,而一些汽车分析师甚至认为这个数字只有1%。 综合起来估算,未来存活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只有12–15家左右。 到目前为止,相比传统汽车企业重资产运营成本较大而言,多数新能源新造势力依然处于融资阶段, 因此传统汽车企业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表现并不积极。 9月3日,工信部官网发布《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 》企业清单,其中共有30家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因停产1年及以上未生产新能源产品,进入工信部特别公示清单。 在这份清单当中不乏像广汽本田、长安标致雪铁龙、长安铃木、华晨汽车、凯翼汽车、哈飞汽车等知名企业。 对于工信部的点名,各家解释的原因不同,其中主要概括起来为两点:公司已经转移了业务重心,停止生产;早期研发产品跟不上行业标准、推迟上市。 据悉,除了撤销资质以外,已经进入免税目录的车型也将被剔除。按照工信部、财政部和税务总局三部委联合发布的公告,2017年1月1日及以后列入《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后12个月内无产量或进口量的车型,将从《目录》中撤销并不再享受免征车辆购置税的优惠。 在一些行业内人士看来,清单的出台预示着新能源汽车行业新一轮洗牌即将开始。

据介绍,在前期增量配电、交易机构和抽水蓄能电站等领域探索的基础上,国网将混改试点扩大到特高压直流工程、综合能源服务、电动汽车、信息通信、通航业务等领域,还将推进装备制造企业分板块整体上市,而金融领域的混改也将从英大信托扩展到全部业务。

与此同时,在上述开放领域,混改层次将从以前的三级及以下单位提高到二级单位层面,合作也将进一步深化,宜控则控、宜参则参,采取多种方式与社会资本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今年已经取消了外资投资电网的负面清单,“尽管现在还没有引进外资的实例,但已完全可以,具体操作需要按有关要求履行程序。”杨新法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