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能多为地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做贡献,学校党委和纪委切实履行党风廉政建设的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

 房产     |      2020-05-03 04:24

【广州日报】金曾澄:君子温如玉 乱世育桃李两任“广东高师”校长 苦心呵护该学堂7年多 曾变卖财产支付学生伙食教员薪水

编者按:《陕西日报》10月23日专版刊登了记者采写的西安交通大学多措并举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纪实文章,全面反映了学校党委和纪委切实履行党风廉政建设的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以坚决有力的举措预防职务犯罪。全文刊登,以飨读者。

    编者按:4月5日,《陕西日报》头版以《扎根西部50年——西安交通大学西迁回眸》为题刊发了记者王鸣琦、通讯员赵力采写的报道,全文如下。


阳光是最好的反腐剂

云顶集团,    西北过去是落后的,但将来会成为我国建设的巩固的后方,我们的乌拉尔。因为那里有丰富的资源……上海基础厚、发展快,有责任去支援内地,这是很自然的;上海高级知识分子多,技术条件先进,因此,从上海多调动,使全国均衡发展。                 ——摘自周恩来1957年6月4日在国务院会议上的讲话

稿件来源:广州日报2015-03-19第A18版 | 作者:王月华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5-03-19 | 阅读次数:

——西安交通大学多措并举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纪实

    1956年6月,一列满载着交通大学教职工和家属的专列从繁华的上海出发驶向西安。车厢里有两鬓斑白的老教授,也有英姿勃勃的年青助教。他们中有的舍弃了优越舒适的生活,有的变卖了房产,携带家人或孤身一人踏上了开发大西北的征程。    车厢里每个人都持有一张学校特制的“乘车证”。这张粉红色“乘车证”的正面,是一列疾驶西行的火车图案,上面醒目地印着“向科学进军,建设大西北!”它表达了这些创业者的火热的激情与肩负的神圣使命。    从那时起,在陕西西安汉唐古都皇家园林旧址上,一座座高楼在一望无际的农田里拔地而起,一批批的爱国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子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默默奉献。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当年西迁中的许多中老年教职工如今已长眠黄土地,年龄最小的,如今也是白发苍苍年过七旬。他们在半个世纪里,历经风雨,扎根黄土志不渝,为开发西部,建设西部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同时也铸就了“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的西迁精神。    50年过去了,西安交大从西迁时只有3000多名大学生,几十名研究生的办学规模发展到现在具有2万多名全日制大学生, 万余名研究生,理、工、医、经、管、文等多学科门类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1956年迁校以来,毕业生累计11万5千余人,10倍于迁校前的60年,毕业生连年就业率名列全国高校前列。仅2001到2005年就有5164名本科生和2882名研究生留在西部工作,约占毕业生人数的30-40%,对改变我国西部地区经济落后面貌、推进我国西部地区的经济开发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西安交大教授朱继洲教授说:“西迁三年后,学校师生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的考验。每日里粗粮野菜、缺油少糖,许多人病倒了,他们带着浮肿病、肝病,坚持教学、坚持劳动、坚持基本建设、坚持为兴办新专业而“边干边学”,为了交通大学这棵在上海生长了60年的大树,能够在西北高原上顺利地生根、开花、结果,为了在大西北的建设起又一所新交通大学、他们没有怨言,咬紧牙关从困境中踏踏实实地迈开步伐,战胜自然灾害、战胜心理上的脆弱,坚定地站稳了脚跟,使西安交大成为全国著名的重点大学之一。”    国务委员陈至立在为西安交大出版的《交通大学西迁回忆录》一书作序中评价:“‘西迁精神’是老一代交大人服从大局、追求真理、勤奋踏实、乐于牺牲、勇挑重担、无私奉献、艰苦奋斗、开拓创业、无怨无悔的精神,……它不仅是西安交大,也是我国高等教育事业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采访学校党委书记王建华和郑南宁,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希望能多为地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做贡献。党委书记王建华深有感触地说,交通大学从上海迁来西安50年,是陕西人民养育了西安交大,是延安精神激励着交大师生员工艰苦奋斗、开拓前进。大学的发展必须依托地方经济,地方经济建设离不开强大的智力支持。当前,陕西的发展非常喜人,交大人深受鼓舞。作为教育部和陕西省重点共建的一所大学,我们要全面发挥学校多学科优势,下定决心为地方经济建设做更多的事情。在服务陕西发展的过程中,加快西安交大建设。    交大人这样说,也这样做。近年来,随着 “211”工程、“985”工程二期建设的推进,西安交大瞄准国家重大科技前沿,结合国家科技中长期发展规划和地方经济建设需求,整合学科优势,抓紧建设了一批高水平、开放式、综合化、国际型的科技创新平台:“制造科学与技术创新平台”、“能源科学与技术创新平台”立足于陕西制造大省和能源大省优势,集合知名学者,形成科技“拳头”; “信息电子综合技术研究院”紧紧跟踪世界科技最新进展,大力推进陕西信息产业上质量、上水平;“西安交大彩虹新型显示器件与技术研究院”进一步提升了彩虹集团自主研发能力,促进高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西安高性能材料创新研究基地”凸现西北管材所、西北冶金研究院和西安交大合作优势,形成西部地区材料科学领域新的制高点;“生物医学与健康科技创新平台”集中主要力量展开陕南、陕北地区地方病防治研究;“网络信息社会的安全科技创新中心”整合学校控制、系统工程、计算机、微电子、社会学、法律等众多学科优势,从技术、网络安全环境和法律层面入手,围绕我国、我省信息安全开展实证研究;“人口与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政策与管理创新基地”服务于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以及企业改造,为政府提供决策咨询;“西部社会文化艺术研究基地”将人文社会科学和工程技术有机结合,致力于挖掘、保护当地乃至整个西部地区文化艺术宝藏。    陕西省委省政府制定“一线两带”的战略决策后,学校迅速响应,积极与宝鸡市联手推进城市信息化建设;联合有关高校和企业,在我省建设国家软件工程基地;针对关中地区制造业的信息化发展,积极组织承担国家重大项目;为在西北建成国际上第一条高海拔地区750kV输变电线路提供重要技术支撑;建立长安医药园区,实施新医药产业化;该校研制的拥有完全自主版权的“天地网实时教学系统”,面向全省广大农村开展教育培训,并为农村中小学提供优质教学资源。通过承担国家863重大项目,学校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性能优越的滴水灌溉系统,已在扬凌农业示范区进行产业化示范;经过多年研制、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多CPU内核技术”和“高清晰电视芯片”也在陕西开花结果。目前西安交大国家级大学科技园已吸引海内外入园企业100多家,并孵化出“交大博通”等一批创新型企业,成为我省高科技发展的一大亮点。……现在西安交大直接服务陕西科技发展的项目已遍及该校电子、信息、材料、能源、电力、制造、软件、航天航空、生物技术、医药卫生、管理经济等各个领域。    一位老教授在回顾西迁历史时感慨地说,半个世纪的风雨,半个世纪的奋斗,西安交通大学在教学、科研、科技产业与科技园区的建设中不断向更高层次和目标发展,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科研成果等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实现了周总理当年寄交大以“支援西北建设”、“为建设社会主义服务”的殷切期望。西安交通大学已经成长为一棵牢牢扎根于西北土壤中枝繁叶茂的大树。

云顶集团 1

云顶集团 2

  这一段时间,“颜值”成了微信朋友圈里的热点词汇,拿上周末来说吧,我的朋友圈就被一个男歌手的照片刷了屏,这个身材修长、胸肌发达、衣着不俗的41岁清华理工男不知引得多少人赞赏甚至惊叫。作为一个不缺八卦基因的人,我也把他的上百张高清图片细细翻了一遍,说实话,这位“男神”的“颜值”的确不可指摘,可我总觉得缺了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看完“男神”美图,我收了收心,开始细读上世纪初曾两任广东高等师范学校校长的金曾澄先生的传记。当我看到一张金先生的旧照时,大脑里好像起了一道电光石火。原来,像金先生这般清澈深邃的眼神和温润如玉的面容,恰是今日众多“男神”普遍缺乏的,所以“男神”美则美矣,却难持久回味;但先生的面容,让人看了不但觉得安心,还会很想接近那颗隐藏在面容后的心灵。这么说固然有些鲁莽,但如果你相信林肯那句“一个人四十岁以后的相貌应该由自己负责”的名言的话,这样温润的面容背后,必然有一个丰富优雅的精神世界。  大家公子:自幼研习国学经典 东渡扶桑追索新知  金曾澄生于富贵之家,父辈经营盐业,发家后在高第街盖起了占地两三千平方米的大宅子,名为“敬业苑”,又称“金地”。鼎盛时的“金地”几乎与赫赫有名的“许地”并驾齐驱。许氏富而好学,从“许地”走出去的许崇清和许广平等名人的故事至今为人熟知,金家也不逊色。1879年,金曾澄在“金地”出生。他在少年时代接受了良好的传统经典教育。根据相关学者的研究,金曾澄熟读四书五经,对《明儒学案》和《宋元学案》也颇有研究。说来不好意思,我是现查了百度百科,才知道《明儒学案》和《宋元学案》是清初大家黄宗羲撰写的汉族思想史巨著,共有160卷之多。仅仅透过这么一个数字,我们就可以对金先生深厚的学养有个概念了。  不过,所谓相由心生,与这些学术经典相比,儿时读过的诗词曲赋对他的“颜值”更有贡献。与金曾澄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文豪林语堂曾说过,诗歌给了中国人“一种悲天悯人的意识,使他们对大自然寄予无限的深情,并用艺术的眼光来看待人生”,把这句话用来形容金曾澄的一生,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世道越纷乱,办学越艰辛,诗歌就越能给他带去安慰,也让他的面容越来越温润和清澈。  与同时代的很多精英一样,青年时代的金曾澄开始热心学习西学新知。1901年,他东渡日本,开始了长达9年的留学生涯。他最初在东京求学,后来,由于东京的中国留学生常因政治理念不同,彼此论战不已,他为了静心求学,又转而考入广岛高等师范学校,一心一意研习居于世界前沿的教育理论,以期回国后投身于“教育救国”的事业。避开热闹的争论,安安静静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这应该是金曾澄的温和个性与深厚学养使然,但他其实并不缺少“壮怀激烈”的时刻。就在赴日留学前夕,他还写下了一首诗:“国步艰难事可知,掉头东去欲何之。蓬诫缥纱三山近,海浪奔腾万马驰。壮志岂无发扬日,离家不作女儿悲。茫茫四顾乾冲窄,人静更深入梦迟。”报国之心,溢于言表。  垫钱办学:军阀挪用经费 师生三餐不继 先生抵押房产 支付学校开支  1910年,金曾澄学成归国,被清政府录用为学部主事。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次年,他回到广东,开始担任广东高等师范学校(以下简称“广东高师”)的校长。不过,由于政局动荡,不到一年他就离职了,此后,直到1917年,他才再度“出山”,执掌“广东高师”。  其实,“广东高师”在岭南近代教育史上颇有地位。考察其历史沿革,最早要追溯至1904年两广学务处在旧贡院(今文明路一带)开办的速成师范馆兼学堂管理员练习所;1905年,两广总督岑春煊拨款20万两白银,仿效日本东京高师的模式,将旧贡院改建为两广优级师范学堂;辛亥革命成功之后,学校更名为广东高级师范学校;直到1924年,“广东高师”、广东法科学校与广东农业专门学校合并为国立广东大学(也即后来的中山大学),“广东高师”的历史才暂告一段落。  说“广东高师”在岭南近代教育史上的地位重要,是因为新式教育刚刚起步,“高师”培养出的教员素养,对这“第一步”至为关键。可实际上,“广东高师”又常受时局动荡之累,不但数次停课,校长也频频换人,发展历程很是曲折。直到1917年,金曾澄再度担任“广东高师”的校长,之后一待就是近6年,局面这才慢慢稳定了下来。  金曾澄留给学生最深的印象是温和宽厚,他主张学术自由,对学生也非常包容,说话从不疾言厉色,也不喜欢进行演说与训话。这样温和宽厚的长者风范,的确更像是旧知识分子的作派,但越是在乱世之中,这样的校长或许越能让学生感到踏实安全。  关于金曾澄办学的具体细节,我们已经很难找到多少资料了,但从当时人们将他戏称为“广东高师”的“奶娘”的轶闻中,可见他对学校的拳拳呵护之意,这样的苦心,在学校遭遇危机的时候表现得尤为突出。1922年,由于军阀挪用办学经费,学校不但被迫拖欠老师的薪水,而且连学生的伙食都要供不起了,看着师生个个人心惶惶,金曾澄把自家房产抵押给银号,贷来现款,支付教员欠薪和学生的伙食费,以及应付学校一系列的日常开支。他自掏腰包,维持了近一年,才使“广东高师”免于陷入停课甚至关门的窘境。  算上前后两任日期,金曾澄一共呵护了“广东高师”近7年,这7年也算得上是他人生最好的年华,以至他在后来一直念念不忘。1947年,年近七旬的金曾澄与“广东高师”的师生再次聚首,感慨万千之时,他又把心事“托付”给了诗歌。“悠悠三十年前事,到底分明只此心。旧日弦歌如隔世,满门桃李已成阴。登楼每起沧桑感,掩卷聊为禾黍吟。且为开轩迎晚颸,灯前不觉引杯深。”因为知道他在纷乱时局中为维护“广东高师”付出的心力,再读着这样的诗句,我倒也真能体会其间既欣慰、又惆怅的情感,情到深处,却又无法一言道尽。  平常之心:辞任大学校长 晚年执掌中学  金曾澄为“广东高师”服务7年多,赢得“满门桃李已成阴”,那他到底培养了多少“桃李”呢?根据相关数据,“广东高师”的历届毕业生共有2400多人。省内各地中学,几乎都有“广东高师”毕业生的身影,当时很多知名的校长,也都出自“高师”门下,这当然不是金曾澄一个人的功劳,但他担任校长时间最长,用心最为良苦,其贡献不言自明。  抗战爆发后,年已六旬的金曾澄带着妻儿迁居澳门。非常时期,百事不易,他也不得不清苦度日。不过,翻一翻他在那时写下的诗歌,“百岁光阴转眠新,又过六十四年春。观书未倦人非老,无钱买酒渐觉贫。伏枥敢跨千里骥,闭门愿作一尘氓;匈奴未灭家何在,莽莽乾坤剩此身。”外敌当前,宽厚温和的金曾澄再次表现出了铁骨铮铮的一面。此后不久,他不顾年岁已高,返回内地,出任中山大学代校长。烽烟之下,他带领师生辗转山区,最终在梅县落脚,筹备复课,为保全学校倾尽心力。  抗战胜利后,金曾澄辞去中大代校长一职,1946年,他出任一所老牌私立中学——教忠中学(第十三中学的前身)的校长,随后兢兢业业,直至新中国成立3年后,学校被政府接管,他才彻底告别教育生涯,那一年,他已是74岁的老人了。从大学校长的位置上退出,进而心甘情愿出任一所中学的校长,其中原委我们无法细究,但金曾澄的豁达却让人钦佩不已。难怪有人说他一生痴爱教育,只要是在做教育,什么样的位置都无所谓。也许正是这样的赤子之心,才让他显现出了这么高的“颜值”,让人怀想不已,怅然不已吧。(本文部分内容参考了《广东高等师范教育创业者金曾澄先生传略》一文,特此致谢。)  原文链接:

2014年西安交通大学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

云顶集团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