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五六年全校迁址夏洛蒂,确定保障业主群众体育与市道组织收益拉长

 房产     |      2020-05-03 04:12

【南方都市报】“海伦的幻影”从柏拉图《理想国》讲起

前言:军令如山!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学院(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响应国家号召,放弃从河北张家口迁址北京的原定计划,献身大西北建设,西迁古城西安,自此开启了扎根西部育人育才的办学征程,这是西电历史上具有分水岭意义的重要一步。2018年,学校在西安办学已整整60周年。在这纪念与回望历史的日子,学校决定策划举办“牢记国家使命,古城再显担当”系列活动。为此,宣传部新闻中心特推出“西安办学一甲子”专栏,专访迁址西安之后学校建设发展的主要参与者和见证者,挖掘搜集相关历史资料。通过与他们的对话,追寻学校在西安砥砺奋进的足迹,梳理学校为陕西发展所做的贡献,展现西电人始终服从国家战略、服务地方发展的责任担当。欢迎师生校友提供线索,我们将安排专人进行采访。联系人:付一枫,联系电话:81891713,邮箱:news@mail.xidian.edu.cn

10日,第二届全国“风险与治理”学术论坛在中南大学举行。中南大学地方治理研究院发布《中国城市商品房社区治理报告》,指出“中国城市商品房小区迅速扩展,业主维权频发,小区治理水平亟待提升”,中国城市商品房小区治理存在“超大封闭小区治理亟须破局”等问题。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是1931年诞生于江西瑞金的中央军委无线电学校,是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亲手创建的第一所工程技术学校。1958年学校迁址西安,1966年转为地方建制,1988年定为现名。

主持该项调查的吴晓林研究员介绍,与商品房小区的快速扩张相随,由房产质量和物业纠纷引发的业主维权活动愈演愈烈,亟须提高商品房社区的治理水平。

稿件来源:南方都市报(深圳版) 2017-01-03第AII02版 | 作者:魏朝勇 | 编辑: | 发布日期:2017-01-03 | 阅读次数:

上级领导对学院的建设和发展十分关心,认为张家口地区偏僻、闭塞,学院要扩大,受到很大限制,于是着手选择新校址。通信部认为应建在北京,原因是北京高校集中,且与通信部研究所靠近,可使教学力量得到充实,也有利于教学、科研的结合。

该报告指出,“商品房小区治理存在的种种问题是城市化进程中公民权利需求与制度供给不足之间的产物,是住房市场上游问题下游化的结果”,建议“赋权业主组织,完善商品房小区的治理结构”“调整法律法规,促使业主与市场主体权益平衡”“健全市场体制,确保业主群体与市场组织利益增进”“转变维稳思路,确保执法公正公平,保障民众权益”“引入大数据技术,推进城市社区治理现代化”。

图片 1

1953年12月3日,王诤同志代表通信部向聂代总长报告,提出将学院迁至北京,理由有三:办好通信工程学院,需要有高级职称的教师,在张家口抽调、聘请均较困难。原邮电部电信科学研究所与上海研究所合并在北京成立电讯科学技术研究所,学院迁到北京,可以由该所技术人员兼课,还可以从其他大学中聘请教师。学院在张家口缺少与通信单位及高校联系的渠道,得不到领导机关的及时指导。张家口校址狭窄,在张家口大量投资基建不如迁至北京进行基建。具体建议迁至通信部对面罗道庄原北京农业大学校址。农大已有4万平米的校舍,占地400亩,投资200亿元(相当于现在200万元)即可开学上课。

来源:湖南日报2016年12月12日 第14版:文教·体育

演讲嘉宾:魏朝勇(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

1954年3月15日,聂代总长致函北京市人民政府,要求解决地皮问题。4月15日高教部批复同意建在罗道庄。3月9日总长黄克诚同志也批复同意建在罗道庄。

“城邦正义”和“个人正义”柏拉图这个名字,相信大家都不会太陌生。《理想国》大致写于柏拉图第二次西西里之行之前,也就是公元前366年前的某一个时间。要了解柏拉图的思想,要了解整个西方的思想史的变化,《理想国》是必读之书。 《理想国》是中文的翻译,原书名是什么意思呢?这个书名原来的意思就是Politeia(古希腊文写法),是讲城邦政治,城邦事务,它本身没有《理想国》的意思。在翻译成中文的过程中,译者根据本书的主要意图翻译成《理想国》。因为在本书中,柏拉图的老师苏格拉底和他的几个学生试图建构一个美好城邦,就相当于我们讲的《理想国》。 全书有十卷,涉及的话题很多,本书采用对话体的方式讲哲学。除了两部作品里没有写到苏格拉底,其他都是苏格拉底与他人的对话。开卷,主要是和著名的智者色拉叙马霍斯的对话。在讨论“什么叫正义”时,色拉叙马霍斯说“正义就是强者的利益”。苏格拉底对它进行辩驳,貌似把这个命题辩倒了。但是色拉叙马霍斯不服气,他又提出了一个命题,“不正义的人的生活,永远好过正义人的生活”。 第二个命题,关乎到人生应该怎么过。苏格拉底又进行了一个非常缜密而严肃的反驳,在言词上貌似又把色拉叙马霍斯辩倒了。我要提醒的是,在整部《理想国》中,“不正义的人的生活,好过正义人的生活”一直是苏格拉底需要面对的一个难题。 《理想国》有个副标题叫“论正义”。在该书中,在讨论正义的问题上,苏格拉底曾经提出了一个建议,我们不妨先讲城邦正义,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了,就可以把一个小的问题讲清楚了。所以他在第四卷详细地论证了什么是城邦正义,之后他就提出了与此相对应的个人正义。 讲城邦正义,他做了这么一个区分:城邦里面有三个阶层,护卫者、辅助者、生意人。护卫者包括统治者,包括后备的统治者,包括一些卫士军人,在那个时代城邦面临一个最大的政治就是战争,能带兵作战是非常重要的。辅助者按今天的话来讲就是搞教育的人,生意人则包括了各行各业的人。在一个城邦里面,或者说一个国家里面就是这三个阶层。如果这三个阶层的人各司其职,按其天性做好自己的事情,城邦就很和谐了。城邦和谐意味着没有冲突,那城邦就正义了,这是他对于城邦正义作出的最基本的总结。 由此,我们可以来分析下什么叫个人正义。个人的灵魂也有三部分,一是理性,第二是激情,第三是欲望。在这个三部分里面,激情处于中间的位置。如果一个人的激情倒向欲望,这个人就变得整天愁眉苦脸,永不满足,到处追求名利、财富、性欲等等。这个人不是一个正义的人,不是一个和谐的人。如果激情倒向理性一边,帮助理性来管制欲望,那么这个人就变得和谐、豁达、乐观,这样的人就是正义的人。苏格拉底从这个角度来解释了所谓“城邦正义”和“个人正义”。 哲人之所以快乐,是因为看到事物的本质在柏拉图的《理想国》中涉及一个概念,苏格拉底认为是有灵魂的,灵魂是不灭的,人死了,死去的只是身体,灵魂永在,所以他认为灵魂比身体更真实。柏拉图的哲学是这样的,看不见的东西更真实,看得见的东西反而不真实,所以他讲的真实和我们日常理解的是不一样的。他有一个特别有趣的判断,“眼睛看得到的东西和耳朵听得到的东西,比手摸到的东西要真实”。我们都说眼见为实,但摸一下才觉得更真实,这是我们正常的意义。但他认为,越看不见的东西越真实。这是苏格拉底哲学的一个精髓。理解这一点你会理解很多很多。 还有一个概念要提醒的,是政制或者政治体制。柏拉图讲过五种政体的变化。第一个是王政或者贵族政治。在他看来,最好的王,是哲人王。而这个“贵族政治”和当前理解的“贵族”不一样,类似于在中国古代的尧舜禹。 接下来是荣誉政制,是少数人统治,以追逐荣誉,追逐胜利为主要目标。在柏拉图、苏格拉底所处的时代,存在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寡头政制和民主政制的斗争。寡头政制就是少数的有钱人,凭财富崛起的政权来统治人民。他们对政制的安排也是看财富的多寡。民主政制在公元前五世纪成为主要的政制形式,就是人民大众来统治。 民主政制发展到一个极端以后就是僭主政制。由于民主政制的混乱有一个人乘乱取胜,成了统治者,这是他在第八卷主要分析的一个政体的变化,都是在他那个时代语境中来讲的。 柏拉图认为有五种政治体制就有五种个人的灵魂。与贵族政制和王政相对应的,这样一个个人的灵魂一定是善的,是正义的。其他几种政制那就是比较差的,依次是荣誉政制、寡头政制、民主政制、僭主政制。 这些政制对应的灵魂,是什么样的?荣誉政制对应的个人灵魂就是好胜,争强好胜,什么都要求得胜利,尤其是战争追求荣誉;寡头政制最大的特点就是财富,城邦所有的追求目标都是财富发财赚钱,寡头制对应的灵魂,无论是王者的灵魂还是人民的灵魂全都是爱财;民主政制对应的灵魂是多样性,充满了无拘无束;僭主政制对应的灵魂,完全被爱欲所主宰。刚才我介绍了,人的灵魂分三个部分:理性、激情和欲望。爱欲就是人的灵魂的最低的那部分,所以爱欲完全不受控制,理性起不了任何作用,激情完全倒向了爱欲,所以这个人非常疯狂,而且超过了伦理的界限。 根据他的观点,以此来划分一个幸福的次序和美德的次序:王政型的最幸福,接下来就是荣誉型、寡头型、民主型和僭主型。苏格拉底话锋一转,接着谈到了三种爱:理性应该爱学习和爱智慧,激情就爱胜利和爱荣誉,欲望部分爱钱财爱利,灵魂的三部分对应了三种爱。因此,他将人分为三种类型,一个爱智者,或者叫哲学家,还有爱胜利者,爱利者,三种爱。 这三种爱指向三种快乐,爱智慧、爱荣誉和爱钱财。那么谁最快乐呢?色拉叙马霍斯不是说过,“不正义的人好过正义的人”吗?苏格拉底、柏拉图不同意。在他们看来,这三种人里,哲人最快乐,因为他可以看见事物的实在。而且他说除了哲学家之外,别的任何人都不能得到。我们看到美的事物、美少女,常常会感叹,但是美是什么?我不知道。苏格拉底探讨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他称之为事物的实在,简单说事物的本质。如果要搞清楚问题,那就要看到事物的本身,这个叫哲学,这个快乐是最快乐的。哲人凭什么获得这个快乐?知识和经验、推理。 苏格拉底认为,哲人之所以快乐因为看到事物的本质,那个事物的本身最高的东西,是我们所看不见的东西,这种人是最快乐的。 用海伦幻影比喻快乐的幻影他还认为,除了有智慧的人,其他任何人的快乐都不是真实的、纯净的,而只是快乐的一种影像。这是很颠覆我们的常识。如果苏格拉底还生活在这个时代,比如说看到一个富翁或者说一个家有十套房产的人,他觉得你拥有快乐的幻影,十套房子算什么,十个幻影而已。我们常人所得到的东西,在他看来都是幻影,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浮云。 由此他也跟他的学生进一步进行对话,人们对快乐不懂,平常的人甚至没搞懂快乐和痛苦怎么区分。一个人很痛苦,他痛苦的终止就是快乐。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你被人家打了一拳,当时很疼,然后慢慢地不痛了,你觉得终于不疼了,快乐。苏格拉底说这不叫快乐,这叫痛苦的终止,它只是平静而已,不是快乐。 还有什么叫痛苦?比如说小孩喜欢吃雪糕,吃得很快乐,结果他妈妈不给他吃了,他很痛苦。苏格拉底说这不叫痛苦,这叫快乐的终止,它也是平静。在苏格拉底看来,世俗生活的人根本不懂什么叫快乐,他终日在痛苦和平静来回地忙碌。人们日常生活中得到的痛苦也好、快乐也好,其实处在下面和中间,永远没有触及最顶端的快乐。人们在日常生活里面所获得一切的快乐,只不过是满足身体的欲望,追逐的快乐都是快乐的影像,都不是真实的快乐。 苏格拉底还提到了海伦的典故。特洛伊战争怎么爆发的?在一般历史教科书里面都会提到海伦。海伦是绝世美女,有神一般的美貌,她的丈夫是斯巴达的王。有一次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带了一个商队来斯巴达做生意,看到了海伦特别漂亮,就把她拐走了,特洛伊战争是这样爆发的。 苏格拉底说,普通人追求的快乐,只不过就是像在特洛伊为了海伦幻影而战,不是真实,都是幻影。他用海伦幻影比喻快乐的幻影,主要是说明如果爱利和爱胜的欲望遵循知识的引导,只选择和追求智慧所指向的快乐,那么它们就能得到最真的快乐。无非就是告诫芸芸众生要压抑或者平息追求金钱、追求荣誉,转向对智慧的热爱,你才可能找到最真实的快乐。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追求海伦的真相就如同哲学家对智慧的追求,对事物的实在或者本质的追求。 其实海伦幻影只是我们芸芸众生所能见到的一些实在,恰恰是我们能把握的一个时代可见的东西,那个叫幻想幻影,海伦的真实象征着对哲学实在的一种追求,我认为这个最快乐。 本文根据南都公众论坛嘉宾演讲整理,有删节

以上工作正在筹划中,中央决定将一些大学内迁,将西安建成文化中心。根据兰州军区1958年8月6日的命令〔司务字第465号〕,将通信学院迁驻西安,于是决定学院改迁西安。

总参决定学院迁往西安后,1955年由黎东汉、崔仲民、韩济同志及苏联顾问到西安联系新校址。西安市城市规划确定在南郊建成文化区,于是确定校址在徐家庄、白庙村、沙井村之间。地址确定后,学院即派人到西安筹建。1956年3月31日,总参批准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学院西安办事处”,他们很快以全部精力投入筹建工作。

1955年在西安一次性征地538.9亩,主要是徐家庄生产队的土地,有何家村土地100亩。

第一期工程投资总概算为1090.8万元,十局拨家俱款30万元。大小工程项目55个,建筑面积120000m2。教学主楼建筑面积38198m2。学生宿舍10幢,共50565.6m2。职工宿舍19幢,共25496m2。食堂3幢,共7795m2。其他如门诊部、汽车库、锅炉房等12263m2。

实际完成的项目:自1956年3月至1958年6月,在两年零三个月的时间内,从征地到全面施工,到学院搬迁时,共完成基建113695 m2,其中教学、办公楼42441 m2,公共福利用房19178 m2,职工宿舍24166 m2,学生宿舍27910 m2。完成投资1100.6万元,保证了学院的搬迁。建设速度快、质量好。

第一期工程存在的问题:以现在的水平来衡量,这一期工程存在许多问题。如教学区与家属区未能分开;主教学楼过大,办公、实验、教室、教师工作室、各系办公室等均未分开;大操场位置不合适;未单独建图书馆;有些宿舍标准低,使用不合理等。这些问题,大多是受当时条件所限,有的则属工作中的失误。

1958年8月,学院迁西安后开始第二期工程基本建设,主要是两项:一是修建九零四厂,二是扩建学院。

九零四工厂于1958年10月20日筹建,定名为“无线电电信工厂”,计划工人五千人,总投资1500万元,1961年建成,并投入生产。1961年7月17日,国防科委第三次办公会议决定,将九零四厂移交国防部第十研究院,10月1日起归十院建制。修建九零四厂征地389.98亩,征地费93000元。1959年总后批准基建任务为74447m2,投资9119080元。最后确定的概算数为75500m²,造价7586000元。

学院自1959年以后,随着规模的扩大,基建工作相应地有了较大的发展。

1959年至1962年四年间,军委批准学院基本建设投资为831.8万元。建筑面积为95570.86m²,征地172.3亩。因材料困难,实际上完成的建筑面积为59304.86m²,投资485万元,约为计划的60%。其中教学用房约占40%,宿舍、食堂等生活用房约占60%。虽然如此,仍无法满足大发展的需要,学员宿舍由4人增至8人,干部、教师、工人家属,有五口之家挤在12 m2的房内,有的住在农村,单身干部一度住在办公室内。

1962年以后,学院各项工作转入调整阶段,规模相对缩小,基建投资速度放慢。在1963年至1965年的三年中,共批准投资61.1万元,建筑面积11682 m²,主要是建造了一座9872 m²教学楼。

自1959年至1965年七年中,共增加校舍70986.68 m²,与1958年相比,增加了62.5%。

张家口距西安1500余公里,全院教职员工及家属子女近四千人,各种物资设备近千吨,在不影响教学的情况下,把这样大的摊子全部迁到西安,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为了组织全院人员有始有终地顺利地完成这一艰巨任务,院党委及时提出了:“离开得好,路上走得好,到西安安置得好”的要求,做到教学、迁院两不误。

自1949年进入张家口到1958年离开,学院在这个塞外的英雄城市渡过了8年,经历了艰苦建院的岁月,当地政府和人员给学院以极大的支援,和兄弟单位建立了亲密的友谊。为了离开得好,院党委决定做好以下工作。首先,在离张前做好纪律检查工作。学院成立4个组到与学院接触较多的60多个单位,逐一进行访问,征求意见,处理了善后事宜,密切了与兄弟单位的关系。其次,做好房产移交工作。学院在张家口市区有房产大小20余处,按上级规定分别移交给有关单位。在移交中逐一清点,账目清楚,房产完整清洁。再次,做好告别工作,支援地方建设。离张前,召开联欢晚会,到党政机关告别,同时将学院一部分器材、物资无偿交给地方政府,支援工农业生产建设。

离开张市时,很多单位派人到学院告别,很多个人到院表述感激之情,依依惜别,表现了无限留恋之情。

1958年初,学院决定利用暑假搬迁学院,做到教学、搬迁两不误。3月5日成立迁院工作办公室和西安前站筹备处。迁院工作办公室下设物资检查、运输、计划、车辆、纪检、饮食等组。在西安的筹备组设营建营具、伙食、电话广播、设备安装、接运等组,除了组织工作以外,做好政治思想工作是完成搬迁任务的的基本保证。政治部对稳定思想,以及旅途中及到达西安后的各环节的工作,都做出了具体安排。

4月12日,院长办公会提出了《迁院工作计划纲要》,开始了摸底、统计等准备工作。5月13日,提出了迁院工作具体安排,对人员搬迁步骤、编队及指挥、公私物的搬迁办法,以及搬迁中的思想政治工作,都做了明确的规定。